關於部落格
一個人的寂寞不等於狂歡

一群人的狂歡不等於寂寞

我,就是我!!

喜歡快樂 喜歡悲傷 喜歡自在 喜歡很多喜歡!!
  • 7740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藍海

語燕,妳又躲在這裡。難道妳不想繼續追查下去嗎?就差一點點了」 眼前的這個女人是我雜誌社的同事,也可以說是我的死黨。她叫小頻,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,實際上卻是職場上的交際花。任何有關男性的case對她而言簡直是易如反掌,所以她的薪水總是比其他人來高的許多。 她拉開座位,順便給了我一拳「發呆喔!妳到底有沒有聽到我在說話。」 「喂!會痛耶!妳以為我是鐵做的!」 「我還以為妳沒知覺的說。Waiter,請給我一杯咖啡。」 「ㄟ,妳覺得我這條項鍊好不好看呢?」 那是一條心型的項鍊,小小的翼膀似乎想帶著這顆心翱翔。 「還不錯啊!哪一個男人送妳的?」 咖啡香進入小頻的腦神經、視神經,加了兩匙奶精、一匙糖,接著一口又一口的啜飲著。 「我哪像妳,哪有人會送我東西,這是我買的啦。」 其實這是前兩天在辦公桌上面發現的,只留了一張紙條「for you」,但沒有署名,打開盒子才發現是條銀色心型的項鍊,有種很熟悉的感覺,卻怎麼想卻想不起來。 「是唷!對了,別打岔話題,他的報導你不繼續追蹤嗎?就快水落石出的說!」 「頻,我問妳唷!妳難道對這種工作不感到厭倦嗎?整天挖掘別人的隱私,我真的不想再做下去了」 「妳以為現在工作這麼容易找!有的作就好了,還嫌!」 是的,她說的一點都沒錯,在這個失業率極高的社會,我還能有茍存的空間就已經很好了。但,在這個陌生的城市,陌生的人群,我還是不由自主的想放棄一切,離開紛擾的社會,尋求片刻的寧靜……。 「好了啦!妳別再亂想了,趕快想辦法去追他的消息啊!聽說他明天會出席浩洋百貨的開幕典禮耶。」 他,不是別人,正式現在最有錢的單身貴族—葉名浩,最近惹上了與模特兒的桃色糾紛,雖然到現在他都一直不承認,但已經成為各家媒體追蹤的「當紅炸子雞」。誰都知道的,台灣的狗仔隊是世界屬一屬二的。 「好啦!我會去採訪的!真奇怪,為什麼這個case不是由妳接呢?男人不是你最拿手的嗎?」 她拖著下巴,兩手一攤,用無奈的眼神對著我說:「我也想啊!不過老總怕我接的話,那下一個桃色風波的主角是我,所以,只好平白拱手讓給妳囉!」 「老總這樣想也對!反正我又不像妳桃花運那麼多。」 雖然嘴巴是那樣講,但心裡總是有點不平衡,為什麼她長的那麼妖艷動人,又有一雙修長的腳,而我卻是長的平庸自然,若要稱的上好看的,只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而已。 「好了,妳自己好好加油!我得先走了,還有一個小開等著我吃飯!」 她揮一揮手快步的離開咖啡廳,這就是她。偶爾闖進我難得的休息時間,留下濃郁逼人的香水味,又輕輕的揮一揮手,不帶走我一點憂愁。 寧靜的下午茶,就這樣被打斷了,摸摸頸上的項鍊,卻不知道是哪個神秘客留下的,茫然 ……望著窗外的小雨,還是得為工作拼命。 * * * * * 大企業家的排場真是驚人,才不過是個開幕典禮就勞動了上百名保全,當然也少不了像我ㄧ樣來追蹤花邊新聞的記者。我蹴身於這群人海中,顯得自己更加渺小了。 「歡迎各家媒體及貴賓來參加浩洋百貨的開幕典禮,等會典禮結束請大家四處參觀看看,謝謝。現在請浩洋百貨的董事長葉名浩和董事葉名洋為我們進行剪彩。」 葉名洋是葉名浩的弟弟,雖然同處名門世家,但兩人的個性完全不同。一個是叱咋商場的精英,一個卻是縱橫於醫學界的怪醫博士,卻有一個共通點,就是都很有錢。 等到葉名浩一出現,所有的媒體蜂擁而上,包括我也是。他用一貫的笑容和點頭逃避了所有問題,快速地走到舞臺上,就連我也差不上一句話。 「怎麼辦?回去又要給老總罵了!」心裡鄭這麼嘀咕著。 「怎麼啦?還是問不到一句話嗎?要不要我幫妳阿!不過可是有條件的!」 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從我耳邊響起,當我回頭時,卻被一個熟悉的影像給嚇到了。 「你……你是葉先生」 「幹麻叫的那麼生疏,你不記得我了嗎?小燕子」 小燕子,好熟悉的記憶,從國小畢業後就沒有人在這樣喊過我了。這個聲音好熟悉……好熟悉。 * * * * * 「小燕子,妳又躲在樹下幹麻?大家都找不到你耶!」 「那為什麼你會找得到我呢?小洋」 「因為我無時無刻都在注意妳阿!哈哈!妳怎麼了?幹麻在哭啊?誰欺負妳告訴我,我幫妳修理他」 「沒有啦!我……我爸媽要離婚了,我就成為沒有爸爸的小孩了」眼淚和哭聲頓時狂洩而下。 「好啦!妳別哭了。不然我的肩膀讓你靠,好不好?不過,不可以偷流口水在我的衣服上唷!」 露出了一絲的微笑「你很討厭咧,人家在難過了,你還開我玩笑」 「如果不這樣,妳又怎麼會笑阿!別難過了,我們一起回教室吧!我委屈點,手借妳牽唷!」 「哼!我才不希罕呢!」 就這樣,兩個小孩奔馳在校園裡。淚水、悲傷全都消逝在空氣中。 * * * * * 「ㄟ,你還在發呆唷!要不要答應我的條件呢?」 「你…你是…小洋?」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男人,少了當年的稚氣,卻多了一點霸氣,不,應該說是「男人味」,他真的是我當年認識的小洋嗎? 「你該不會現在才想起來吧!虧你還是當記者的!怎樣,還需不需要借我的肩膀哭呢?」他戲謔地摸著我的眼睛 「你別鬧了!」迅速地把他的手撥開「你真的是小洋嗎?你又怎麼會知道是我呢?」 「我說過了,我無時無刻都在注意妳。對了,要不要我透露小道消息給你,讓你回去好交差!」 「真的嗎?快跟我說,我正擔心回去被罵!」 「好是好啦!不過妳要答應我的條件唷」 「條件?什麼條件?」 我狐疑的看著他,一個久未蒙面的小學同學,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,然後又說要幫助我、開條件,他,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? 「當然是陪我一晚囉!」當他看著我臉上的表情轉為難看時,他笑了,笑的極為誇張。 「很好笑嗎?我可不認為這個玩笑很好笑。如果是真的,我想你找錯人了」 「好啦!別鬧妳了。陪我這個老朋友去吃一頓飯吧!這裡的西式餐點一點都不合我的胃口,害我到現在肚子還好餓唷!然後,我再告訴你小道消息。」 「就這樣而已嗎?那你可得等我一下,我必須先回報社一趟,把今天的新聞稿先交回去。」 「你還要先回去唷!我肚子快扁掉了啦!而且妳不怕回去會被罵唷!反正妳今天也應該沒什麼重要的稿子要交吧!」 就這樣,我被拉著坐上了他的車,奇怪的是,我竟然沒有做任何反抗的動作,隨著他的車,我們到達了知名的義大利餐廳。這個地方是我從不妄想來的,畢竟,它一次的消費,就會花掉我一個月的薪水。 「你……該不會想來這裡吃吧。我可是無福消受阿!」 他看出我臉上的難處。「妳傻瓜啊!我是那種會叫女生請客的男生嗎?走啦!不然我可是不告訴妳!」 一進了餐廳,葉名洋真的允諾告訴我好多有關葉名浩的小道消息。當然,也包括這次的緋聞事件。原來,葉明浩有個在加拿大的女友—小湘。因為前些日子小倆口在鬧脾氣,所以葉名浩故意和名模出去吃飯,目的就是要讓小湘吃醋、生氣。 「原來這一切都只是你哥的手段而已,到害得我們這些記者拼命的苦追。不過,你告訴我這些,你不怕你哥找你算帳嗎?」 「算帳?怎麼可能!昨天小湘開始不接他的電話,他著急死了。如果你把這個消息刊出,一定會讓他們合好的,不一定還會重賞妳呢!」 「最好不要。」 現在的空氣實在過於寧靜,不,應該說是我們倆過於沉靜。優美的音符伴著此起彼落的談笑聲,這個空間應該是愉悅的,但在我和他的臉上卻好像有另一種表情。 「你為什麼還認得出我來?」為了打破沉默,我硬是擠了一句話,雖然有點像廢話。 「我說過:我一直都再注意你,從國小、國中、高中、大學,甚至是現在,我對妳的事都略知一二。」他說的語調變得格外溫柔。 「這麼說來,你都有我的消息囉!那你幹麻到現在才跟我說你是小洋?」 他的眼神透露著些許哀傷「妳在意嗎?」 「我…我…不管怎麼說,既然妳一直都在我身邊,但又不老實說,就是你的不對。搞得好像你是記者似的。」 「哈!誰叫妳這個記者那麼不盡責,不把我的來歷弄清楚。更何況,我又沒不誠實告訴妳,只是時機未到。看,我現在不就坐在妳的面前,告訴你:『我‧是‧小‧洋』」 他還是跟往常一樣,一樣愛耍寶,一樣愛逗我笑,只是這時光已經隔了好久好久。 「妳又在發什麼呆?有我這個帥哥陪在妳身邊還不滿足!還在想什麼啊?」 「你少在自己臉上貼金了。ㄟ,我有點累了,我想先回去了」 「是喔!那我先送妳回家吧!等等我唷!」 望著他走向櫃檯付賬的背影,真的有點難相信:他就是當年在我身旁安慰我的小洋。十幾年沒見,少了當初了那點稚氣,多了成熟與穩重,而我,卻一就是個醜小鴨。他—葉名洋?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? * * * * * 回到公司後,漂亮遞交出一大篇的採訪稿,老總二話不說把它登為明天頭版新聞。因為我得到了獨家新聞,每個同事都投射羨慕的眼光,老總也在我的績效獎金中大大的記上一筆。可是,我卻沒有太大的喜悅,因為我的腦袋還留在昨晚與他見面的情形。 經過那次見面後,我們兩個仍斷斷續續地連絡。而我,卻從不透露給任何人知道—我認識葉名洋。畢竟和他的相遇帶給我太大的壓力。我不想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玩笑話,因為我和他只是單純的朋友關係。 「難道,我只想當他永遠的朋友嗎?」我常常這樣問自己。 和他相處的這些日子,雖然大都只是靠著電話聯繫,但小時候的記憶已慢慢浮上腦中。以前我們倆過的多麼快樂,也只有他永遠知道我躲在哪裡,哪裡可以找到我,我愛吃什麼、不愛吃什麼,有關我的事,他全都知道。 而我呢?對他還是懵懵懂懂的,他的喜好我一概不知。只知道到他會一直陪著我,幫我擦眼淚,逗我笑,卻從不惹我生氣。從沒有一個人會如此包容我的任性,除了他。 但現在呢?我似乎好像已經有點喜歡上他了,但他忽冷忽熱的態度卻讓我摸不清。而現在的我,又配得上他嗎?他是企業界與醫療界的鉅子,而我卻只是小小的記者,對他的一切卻所知不多,當然也包括他到底有沒有女朋友。 「小傻瓜,別想那麼多了,一切憑感覺走。」好希望他就在我身邊這樣對我說。 夜空劃下最後一顆流星,我對它所這樣的願。 * * * * * 「小燕子,明天有空嗎?陪我去走走好嗎?」 電話那一頭傳來他的聲音,是有點沉重、有點沮喪的感覺。 看看桌面上的行事曆「嗯…應該可以吧!」「你怎麼了?聽起來精神不太好。」還是會忍不住想問他。 「我…沒事,只是想見妳。那明天早上十點我去接妳。」 「不用了,我自己坐車去就好了。要去哪裡呢?」 「我也不知道去哪,只是想多點時間陪妳。所以還是讓我去載妳吧!」 「什麼多點……沒事,那就麻煩你囉!」 「那明天見,掰掰囉!」 掛上了電話,腦中還不段盤旋他講的那句話「只是想多點時間陪陪妳」,有種害怕的感覺,好像他就要離開我的身邊。本來想問他的,但到了嘴邊,卻怎麼也說不出口。大概是害怕知道答案吧! 夜越來越深,就好像我此刻的心情,也掉落黑暗的漩渦之中。 * * * * * 南部的陽光總是特別的耀眼。今天特別起了一個大早,就為了等會的見面,不然平常可是睡到921來時才起床。穿上了難得穿的裙子,或許想讓他看見不一樣的我吧! 「我會不會穿的太不一樣了?他會不會嚇到啊?我……」站在鏡子面前,不斷地反問這些問題,原來我是那麼的緊張。 窗外的喇吧聲響起,我知道是他來了。雖然很想趕快衝出去,但為了女孩子那一點點的矜持我還是忍住了,慢慢地坐上他的車。 「妳今天有點不太一樣唷!」他上下打量了一下「以前你不是最討厭穿裙子的嗎?」 「不要一直盯著我看」對他投射來的眼光感覺有點不自在「反正裙子買了不穿也是浪費,又難得放假出去玩,就拿出來穿穿看囉!」 「是這樣嗎?不是為了我而特別穿的嗎?」 「你想太多了。對了,要去哪呢?」即使被他猜中了,我還是極力否認。 「去海邊好嗎?『藍海』的風景很美唷。」 「『藍海』?我怎麼沒聽說過這個地方?」 「那是我幫它取的名字啦!是我不小心發現的一個小海域,那裡的海很漂亮、很乾淨。」 「是唷!那我還真想去看看。」 往藍海一路上,我們沒多講話,或許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吧!他變的好安靜,變得不多話,以前他總是會想盡辦法讓我笑的。現在的他,變的好不一樣。看著窗外的風景,迅速的轉換著,我來不及欣賞。但老實說,我的心思卻一直停留在—停留在他那憂鬱的臉龐上。 藍海到了,那海真的誠如他所說的一樣:好藍、好美。海風輕輕地拂過我的髮梢,似乎帶走了一些憂鬱,心情不再那麼悶悶的。誰說海是憂鬱的,在我看來,它只不過是來帶走我們的煩惱。 或許我的理論是不適用每個人吧!自從到了藍海,他沒多說一句話,逕自地往浪濤走去,臉上透露著濃濃的憂鬱。他的頭髮不長,所以當海風吹起他的頭髮,我似乎看見他眼角的淚,好晶瑩,就像浪花飄起的海珠一樣。 此時我的心有點刺痛,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了,好想問,但卻不敢。尾隨他的身後,靜靜地陪他踏足浪花,或許,我也曾踏過他的淚水。 「妳知道我為什麼帶妳來這嗎?」 我搖搖頭。 「這裡有我最愛的人。」 聽到這裡,我的心幾乎要撕裂了,原來此刻我才知道我真的愛上他了。那種心痛的感覺,好難受。 「是喔!」固全面子,我只好硬擠了這句話。 「嗯!她是個好美好美的人,對我也很好,而這裡,是我們最喜歡來的地方。」 「那她人呢?」 「她?就在這裡啊!」他笑著說:「她一直都在這裡,一直都陪著我。」 我錯愕了,莫非那個人……。 「妳想的沒錯,她已經成為灰燼,在這海的每一角。」 這次,好近,我清楚地看著淚水慢慢地從他的眼角溢出。平常都是他在安慰我的,看著他的眼淚,我竟然手足無措,靜靜地看著那顆淚珠滲入海砂中。或許,這是他對她的一種懷念吧! 「嗯!別難過了。你不是告訴過我:凡事看開點。」我知道這句話對他起不了任何作用,畢竟,失去最愛的人是最痛苦的事。 「嗯!我會的。」 她沉默了。我也沒再多說一句話。就這樣,靜靜地等著夕陽沉入海中。 結束了藍海之旅,我捧著那束他送的玫瑰花,緩緩的步入家門。在插入鑰匙孔的那一霎那,我好想轉身告訴他:你並不寂寞,你還有我…,但理智總是戰勝了一切,它要我不能為了感情那麼衝動,因為愛是虛幻的。而我的眼前更有過血淋淋的前車之鑑。 * * * * * 「妳這個不貞的女人,原來在外面早有別的男人。在我被關的那幾年,就已經替對方生下那個小雜種,說,你到底欺騙我多久?」那個男人認怒不可遏的賞了她一巴掌。 「你憑什麼打我?你自己還不是一樣,也不想想看這幾年這家都是誰在撐的,你賺的錢都拿去外面養女人。小燕的學費、家裡的開支,你有拿出半毛錢過嗎?」 「是啊!所以妳就回去找妳的舊情人,找他拿錢養家、養小孩。既然妳那麼行,那我們就離婚!」 「離婚!離就離!我早就受不了你這個人渣。」 爭吵聲再響完十二點的鐘聲就靜靜地落幕了。男人生氣地甩門跑了出去,女人輕撫臉上的掌印走回房間,小女孩躲在客廳的牆角哇哇大哭,因為她知道—家,不再是家了。 「真是的,我幹麻又想起這些事。」 沒錯,那個小女孩是我,而那女人和男人就是我的爸媽。那一天後,爸爸拿著離婚證書和另一個女人走了;媽媽也在離婚的一個禮拜後,就提著行囊走了。有人說她跟了別的男人,也有人說她死了……。而我,隨著小阿姨的腳步,離開那曾經以為溫暖的家。 * * * * * 一陣音樂響起,原來是手機的簡訊聲。拭去眼角的淚水,看了看,原來是他傳的: 2005/02/11 02:31 小洋 送妳的玫瑰花大概已經 凋謝了吧!雖然才幾天 沒見妳,就恍如以隔了 好幾世紀。對不起,那 天我失態了,忽略了妳 。妳能再給我一次機會 嗎?這週日我再登門道 歉。晚安囉! 他,要來找我。那我又該用怎樣的心情去面對他呢?是情人?還是朋友? 「呵!我在想什麼!在他心中誰也比不上那個女人,而我,只能當他的朋友罷了!」我苦笑著……。 * * * * * 週日十點鐘,他準時地出現在我家門口。 「這個是來代替那束凋零的玫瑰花。」這次的花是紫丁香,淡淡的香氣瀰漫了整個房間。 「謝謝。」或許是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對他,所以就用了很冷探的口吻回答。 「怎麼了?換你的心情不好唷!走,我帶你去看一個東西。」 話還沒說完,我就被他拉上車了。 這次來的是一間別墅,所有的建材都是木頭,看起來別有一般風情。 「這間本來是她的房子,不過現在是屬於我的。」他笑著說,沒有先前的憂鬱。 木門吱喳聲地打開了,裡面的擺設十分精緻,活像個藝術品似的。他引領我走上二樓的陽台,原來,站在這裡可以看見他最愛的藍海。 「妳發現了吧!藍海離這並不遠,每次放假我都會來這住一兩天,享受難得的悠閒。」 「住在這裡,真的很棒!」 從小就嚮往有個臨海的屋子,趴在窗櫺上看海浪的起伏、享受海風的洗禮,然後在星辰月光下散步,好不浪漫啊! 「小燕子,妳看!」 他拿出了一張泛黃的相片,裡面有個清秀漂亮的女人和一個小男孩。嗯?這個女人好眼熟,她是……? 「她是我媽!算是我爸的小老婆。每當她有空的時候就會帶我去藍海玩,陪著我笑。這間房子是我爸特地為她建造的。」 「她是……你媽?」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照片中的女人,雖然長達十多年沒見,但她的容顏一直留在我的腦海裡。她……就是當年離我而去的母親。 「是啊!因為我爸的家人反對,她生下我後就就離開我了。聽說後來她嫁人了,也生兒育女,但她還是會固定一段時間來看我。後來我爸的妻子過世了,而她也脫離婚姻的束縛,所以我爸就把她接過來,建了這座小木屋。 那時,是我最快樂的時光。」 他呆呆的望著相片,眼神充滿了愛,那著愛,是孩子對母親的思念。 突然我的眼睛飄到她頸上的項鍊—心型翅膀的,跟我的一模一樣。我摸摸脖子上的項鍊「那條項鍊?」 「妳終於發現了!妳和我媽的項鍊是同一條,那是我託人放在妳的桌上。」 「為什麼?對你而言,這條項鍊對你而言應該意義非凡才對,為什麼把它送給我?」 他溫柔的說著:「我媽在臨終前,告訴我:『如果你找到最愛的人,就把這條項鍊送給她!』所以,我決定送個妳。」他用深情的眼眸看著我。 我別過頭去,好高興聽到他告訴我這些話,但心卻更難過。因為我知道: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! 「妳怎麼哭了?」他用吻吻去我的淚水,輕摟我的肩膀。 「沒事,可能是隱形眼鏡有點乾,所以眼睛有點痛。」 這次我沒有反抗,沒有推開他的手,因為,我想保留這最後一次的溫柔。 * * * * * 「我給你最後的疼愛是手放開……」這已經是今天第七通他打來的電話。自從那次分開後,我就不再接他的電話、回簡訊,甚至把工作給辭掉了。 看這他傳來無數個「為什麼?為什麼要躲我?」我真的好想告訴他:我真的好愛你,只不過,我是你同母異父的妹妹,我們永遠不可在一起的。 * * * * * 「葉先生,可不可以麻煩你告訴我有關名洋的事?」 不知哪裡來的力量,我走進了浩洋百貨的辦公室,眼前這個男人,是害我成為孤兒的男人,也是我媽唯一愛上的男人。 「語燕小姐,我想妳大概都知道了,他是你的哥哥,所以我希望妳離開他,不要造成無法補救的的錯誤。」 我哭了,在這個害我支離破碎的男人面前哭了。「你們大人好自私,留下一堆爛攤子給我們,現在卻要求我們不能相愛。你,到底有沒有考慮我的感受?」 「我不知道世界那麼小,偏偏讓你們給遇上了。」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。 「哼!是啊!你們用我們的感情來換你們的愛情。命運早就在捉弄我們了」 我拿起包包準備離開這令人做嘔的地方。 「等一下!語燕小姐,我拜託妳,別把這件是告訴名洋。我怕他會又受一次打擊。因為你們媽媽過世,他的身體就變的好差了,拜託妳!」 「這不關你的事吧!」我離開這了,但我心裏卻很清楚,我,不能再和他連絡了,更不能告訴他實情,這樣只會使我們更加難過罷了。 * * * * * 「前往英國的旅客,請到8號機們登機,謝謝!」 拿著行李箱,我離開從小長大的地方,藉口是深造,但我比誰都清楚:是為了躲他。真可歎!沒想到我是這麼孤零零的,連一個送機的人也沒有。 「小洋,再見了!」 葉名洋像發瘋似的在機場狂奔,一邊喊著「小燕子」,所有的旅客都充滿疑問:為何他會出現在這?行為舉止都不像平常的表現?他口中的「小燕子」又是誰呢?直到他確定語燕已經離開了,他才跌坐在地板,撫著頭暗暗啜泣。沒有人知道,他失去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。 * * * * * 在離開的前一晚,我去向藍海道別,順便向媽媽說聲再見。咖啡香隨著海風飄來,我點了一杯絕望的黑咖啡,把心情留在那本貝殼的筆記本裡。他說過:「如果以後我們連絡不到彼此,就把自己的聯絡方式和心情寫在這裡,它會使我們在相遇的!」 For小洋~ 我走了,到了海的另一邊。你不需要找我,因為我們是永遠不可能在一起的。你不要問原因,也不許難過,但是要好好照顧自己,找一個能與你相愛的女孩。那個她,一定比我更適合你。答應我,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,要過的很開心。我想:我也會努力這樣做的。最後,好想告訴你:我愛你! 小燕子 2005/03/19 * * * * * 風吹起了扉頁,告別了我們的愛情.........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