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一個人的寂寞不等於狂歡

一群人的狂歡不等於寂寞

我,就是我!!

喜歡快樂 喜歡悲傷 喜歡自在 喜歡很多喜歡!!
  • 7740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zero

S:1 時:夏,早晨,一九三六 景:劉家廚房 人物:劉母,劉彥(十二歲) △ 天還沒亮,廚房傳來陣陣的聲響。 △ 劉母一邊看著正在悶燒的稀飯,一邊舀起一匙豬油準備煎荷包蛋。 △ 喀喀的木屐聲從廚房旁響起,劉彥揉著惺忪的雙眼走進來。 劉母:「阿彥啦!你起床囉!手臉快去洗洗,順便去叫你阿爸起床。」 △ 劉母揮著流下來的汗水,一邊催促著劉彥。 劉彥(OS):「這就是我的家。阿母是個傳統的農家婦女,總是天還沒亮就忙著替我們張羅早餐。」 S:2 時:夏,早晨,一九三六 景:劉家房間 人物:劉父,劉彥(十二歲) △ 劉彥轉身走到房間,敲著父親的房門。 劉彥:「阿爸,起床啦。」 △ 房門緩緩地被打開了,一個男人穿著泛黃的汗衫,臉色略點蒼白。 劉父:(咳了兩聲)「好啦!我等一下就過去了。」 劉彥(OS):「這就是我的父親,蒼白的頭髮和泛黃的汗衫,幾十年來都沒有變過。對我而言,他是個難以親近的老頑固,總誇耀自己以前有多風光。但現在 呢?不過是個靠菸酒度日的老人。」 S:3 時:夏,早晨,一九三六 景:劉家廚房 人物:劉父,劉母,劉彥(十二歲) △ 劉母將熱騰騰的粥端上餐桌,劉彥則在一旁擺碗筷,而劉父則坐在木椅上看著餐桌上那醃蘿蔔和一盤地瓜葉。 △ 三個人圍著圓桌吃著早餐,劉彥頭低低地,似乎有話想說。 劉彥:「阿爸,我……」 劉父:「創啥?!有話緊講,男孩子講話還吞吞吐吐的。」 劉彥:「阿爸,我的學費還沒繳,老師說……」 △ 劉父把碗重重地摔下,劉彥和劉母都嚇了一跳。 劉父:「整天都要錢要錢,你是沒看到家裡都只能啃菜根了。書,還讀什麼讀!今天開始不用去上課了。留在家裡幫忙耕田或者去作工,有聽到瞴?」 劉彥(站起來):「不過,我是真的很喜歡讀書,阿爸,我求你不要這樣。」 劉母:「對啦!田仔,就讓彥仔繼續讀書,你看他的成績都班上前幾名。」 劉父:「你查某人插什麼嘴,我說不行就是不行。」 劉彥:「我不要,我就是要繼續讀。」 △ 劉父氣得站起來甩了劉彥一巴掌,劉母嚇得起身把兒子擋在背後。 劉母:「你說就說,幹麻動手?」 劉父(身子發抖):「你這麼厲害自己去賺錢讀書,不要來跟我要錢,老子我可不是上輩子欠你的。」 劉彥:「你不要自己沒出息就要我跟你一樣,整天只會喝酒,家裡的錢還不是被你賭光的。」 △ 劉父氣得跑去拿起放在灶旁的竹掃帚,準備要打劉彥。劉母見狀,趕緊用身子擋住劉父。 劉母:「你緊去上課,便當我放在桌上。」 △ 劉彥匆忙地拿書包和便當盒跑了出去,不時地回頭看著母親被父親打的情況。 △ 劉父拿著掃帚打著劉母,一邊喊著「兔崽子,不要跑。」。 劉彥(OS):「那天回家後,我看到母親身上多處淤青,我知道:這是母親為我挨的揍。這種為錢的爭吵的戲碼,不知道上演了多少次,可是最後受苦的總是阿母。」 S:4 時:夏,早晨,一九四一 景:劉家臥房 人物:劉父,劉母,劉彥(十七歲),醫生 △ 劉父躺在病床上不停的咳,劉母在一旁擰著毛巾擦拭著父親額頭上的 汗水。 △ 醫生搖搖頭暗示著要劉母跟他出去。 劉母:「彥仔,好好照顧你阿爸,阿母跟醫生去拿藥。」 △ 醫生和劉母離開了房間。 △ 劉彥看了看父親,繼續擦拭他額頭上的汗水,劉父突然抓住他的手。 劉父:「彥仔,阿爸知道我沒多少時間了,家裡就只有你一個男的,你要好好地照顧阿母,光宗耀祖,知道嗎?」 劉彥:「阿爸,你不要想那麼多,你會好起來的。」 劉父:「傻孩子,阿爸的身體我自己知道,雖然我平常常對你打罵,但你要知道:我這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。阿爸不好,不能讓你好好地讀書,還要你阿母去四處借錢給你讀書,你以後一定要好好的孝順你阿母………。」 △ 劉父又一直咳,咳了幾聲把血都咳出來了。劉彥見狀,不由得緊張起來了。 劉彥:「阿母、醫生你緊來啦!阿母……阿母……。」 △ 劉母和醫生跑進房間,劉母見到床鋪的血跡,撲到在床邊一直哭泣。 劉母:「田仔,你不通放我一個人啦!」 △ 醫生趕緊把劉母拉開,用聽診器替劉父檢查。 劉母:「醫生,我家田仔到底怎麼了!捺會吐血?」 醫生:「你們好好陪他吧!……我也束手無策了。」 △ 醫生嘆了口氣就離開了。劉母聽到,無助的向上天吶喊著。 劉母:「佛祖啊!拜託你救救我家田仔,這個家不能沒有他啊!」 劉彥(OS):「這一次是我第一次感覺到阿爸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麼重要,我會害怕,害怕他的離開。」 △ 劉父有氣無力著喊著劉母,然後再叫劉彥走到床前。劉母留著眼淚緊緊握著劉父的手,而劉彥則是呆呆的站著,他的意識告訴他,他是男孩子,不能輕易流淚。 劉父:「春仔,不要哭了,你要讓我安心的走啊……」 劉母:「田仔,你麥黑白講啦!你不通放我和彥仔!!」 劉父:「妳不要再說了,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。天公伯要我回去,誰都不能改變。到是妳,妳要好好照顧自己,知道沒?」 △ 劉父又咳了幾聲,比之前咳的還要大聲,還要呼吸不順。 劉父:「彥仔,我剛剛跟你講的,你不通忘記了,知道沒?好好照顧你阿母……」 △ 劉彥緊緊地拉著父親的手,哽咽地說著。 劉彥:「阿爸,我知道…我知道!」 △ 劉父鬆開了劉彥的手,就此長眠而去。劉母發瘋似地喊著劉父的名字,劉彥抱著母親,哭了。 △ 背景音樂:家後。 有一日咱若老 找無人甲咱友孝 我會陪你 坐惦椅寮 聽你講少年的時陣 你有外摮 吃好吃醜無計較 怨天怨地嘛袂曉 你的手 我會甲你牽條條 因為我是你的家後 阮將青春嫁置恁兜 阮對少年跟你跟甲老 人情世事已經看透透 有啥人比你卡重要 阮的一生獻乎恁兜 才知幸福是吵吵鬧鬧 等待返去的時陣若到 我會讓你先走 因為我會嘸甘 放你為我目屎流 S:5 時:春,早晨,一九五三 景:台北街景 人物:劉母,劉彥(二十九歲),環境人物 △ 車水馬龍的台北站前,人來人往的。艷陽特別高照,路上的行人不停地揮汗趕路。 △ 鏡頭停在一輛黑色轎車,劉彥打開車門似乎在等什麼人似的。 △ 劉母提著幾袋水果和一些名產,大包小包步履蹣跚地從火車站走了出來,四處東張西望,似乎在找什麼似的。 劉彥:「阿母,我在這啦!」 △ 劉彥飛奔地跑過去拿起母親手上的東西,小心地攙扶著母親。 劉彥:「我不是跟你講過,人來就好,不要老是拿那麼多東西來。台北什麼都有,要買什麼都很方便。」 劉母:「我知道,不過還是家鄉的水果比較甜,你看,阿母有買你最愛吃的蓮霧!這是隔壁阿美姨她家種的。」 劉彥:「阿母,我知道你疼我,不過我不要妳這麼累,你已經為我操勞了大半輩子,所以,這次妳一定要搬來跟我住,換我照顧妳。」 劉母:「甭用啦!住在鄉下我比較習慣,還有阿美姨她們會照顧我,你不用擔心啦!」 △ 劉彥把行李放進後車廂,幫母親打開車門。 劉彥:「好啦!妳歡喜就好。不過,這次要住比較久喔!讓我好好帶妳出去逛逛。」 劉母:「好啦!好啦!」 △ 劉彥和劉母坐上車後,車子越駛越遠,消失在台北的街頭。 劉彥(OS):「自從阿爸死後,阿母擔起家中的經濟,四處打零工、幫人家打掃、洗碗筷,就這樣供完我讀完大學的學費,雖然她總是每天臉上都掛著笑容,但我知道她一點也不快樂,因為她的心裡一直惦記著阿爸。」 △ 穿插著劉母打零工的畫面、洗衣服、四處借錢的畫面和晚上拿著劉父的照片獨自啜泣的畫面。 △ 穿插著劉彥成長的畫面、只有蘿蔔乾的便當盒及考取大學的畫面。 劉彥(OS):「自從大學畢業後,我便進入一家軟體公司上班,一路從小職員升到了總經理的職位,到現在已經開了一家小公司。但阿母一直不願搬來台北跟我一起享福,除非一直打電話煩她,才肯來台北住幾天。」 S:6 時:春,凌晨,一九五三 景:台北家中 人物:劉母,劉彥(二十九歲) △ 鏡頭環繞著家中的擺設,古董名畫,高貴的家具,最後鏡頭停在蝕中上的03:27分。 △ 劉母靠著沙發沉沉地睡去,鏡頭拉近她的臉龐,雖然已滿頭白髮,但仍不失去納清秀的臉孔。 △ 大門被轉開了,劉彥疲勞地走進來了。劉母驚醒,趕緊起來準備走進廚房。 劉彥:「阿母,我不是說你不用熬夜等我的嗎?」 劉母:「唉,你每天都那麼晚回家,我怕你身體吃不消啊!你先去洗個澡,我去把菜熱一熱。」 △ 劉母轉身進了廚房。劉彥看著母親的背影。 劉彥(喃喃自語):「阿母,對不起。」 S:7 時:春,晚上,一九五三 景:台北家中 人物:劉母,劉彥(二十九歲) △ 劉母在廚房忙著晚餐,劉彥悄悄地走到母親的後面。 劉彥:「阿母,這送妳!」 △ 劉彥迅速地將手上的項鍊掛在劉母的脖子上。 劉母:「憨孩子,沒事幹麻浪費錢去買這些東西。」 劉彥:「好啦。這項鍊很適合妳啊!阿母,明天我放假,我帶你出去逛逛好嗎?」 劉母:「好啊!來先吃飯啦!」 △ 劉母把飯菜端上桌,鏡頭停在劉母臉上滿足的表情。 S:8 時:春,早晨,一九五三 景:台北家中 人物:劉母,劉彥(二十九歲) △ 劉彥和劉母一早便起床準備出門,但此時電話響起。 劉彥:「你好,這是劉公館。是小黃喔!怎樣嗎?」 △ 劉彥聽著電話,臉色慢慢凝重起來。 劉彥:「你說什麼?好,你先不要慌,我馬上趕過去。」 △ 劉彥掛完電話,轉身看到母親站在後面。 劉母:「趕快去吧!公事比較重要。改天在去逛吧!」 劉彥:「阿母,歹勢。我先去公司。」 △ 劉彥抓起西裝衝出門了,劉母靜靜地看著劉彥離去的背影。 △ 鏡頭越拉越進劉母寞落的眼神嘆了一口氣,從抽屜拿出了一張泛黃老舊的照片,照片中是劉彥和她合照的情景。 劉母(喃喃自語):「我不需要你賺那麼多錢,我只希望你多一點時間陪陪我。」 劉彥(OS):「小時候的我總是天天黏著阿母,努力的討她歡心,那時候真的好天真,好可愛。到長大後,我整天忙著打拚事業,大概有十幾年沒真正的陪阿母好好的說過話了。每天我回到家,不是還忙於公司的事,就是應酬回家後,便倒頭呼呼大睡。也難怪阿母寧可待在鄉下。」 △ 劉母轉身準備回到房間,突然覺得頭好痛。 劉母:「舊症頭又來了,怎麼越來越痛。」 △ 劉母打開廚櫃來了幾顆頭痛葯和安眠藥吞了下去。 S:9 時:春,凌晨,一九五三 景:台北家中 人物:劉母,劉彥(二十九歲) △ 劉彥一臉倦容地打開家門口,頭髮散落衣衫不整,跌坐在沙發上。劉母著急看著兒子。 劉母:「彥仔,你安怎啦?那變成這樣。」 △ 劉彥雙手掩住臉,痛哭了起來。 劉彥:「阿母……我的公司……被人併吞了,公司出了叛徒,偷偷的把公司產權賣給別人,我卻沒注意到!」「我什麼都沒有了!」 △ 劉母親拍著劉彥的背,就像安慰小時候受傷的他,不管是身體或心靈。 劉母:「你還有我啊!」 劉彥:「可是我……不能再給你過好日子了。」 劉母:「傻孩子,只要你陪在我的身邊就夠了。」 △ 劉母和劉彥開始收拾行李,撘著火車回到了宜蘭的老家。 S:10 時:秋,早上,一九五八 景:劉家廳堂 人物:劉彥(三十四歲) △ 劉彥高興地跑進家門,一直喊著母親的名字。 劉彥:「阿母、阿母,我的股票又升值了。我們可以搬回台北了。我又可以繼續給你最棒的生活了。」 劉彥(OS):「這幾年來,阿母不斷地在我身旁鼓勵,我也漸漸地重新爬了起來,也存了不少錢。足夠在開一家公司,也可以讓阿母享享清福了。」 △ 劉彥四處找著劉母,一邊喊一邊走入劉母的房間。 S:11 時:秋,早上,一九五八 景:劉母房間 人物:劉母,劉彥(三十四歲) △ 劉母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,正想慢慢爬起來。 △ 劉彥趕緊跑去攙扶母親。 劉彥:「阿母,你怎麼了?」 劉母:「沒怎樣啦!老症頭罷了!你看起來很高興,發生什麼事嗎?」 劉彥:「我差點忘了。阿母,我們明天又可以………阿母,阿母你怎麼了?」 △ 劉母突然整個人倒了下去,不論劉彥怎麼搖就是搖不醒。 劉彥:「阿母,阿母……你醒一醒啊。」 △ 鏡頭從劉彥的臉龐慢慢轉到梳妝台上小時後劉彥和劉母的合照。 S:12 時:秋,傍晚,一九五八 景:醫院急診室 人物:劉母,劉彥(三十四歲),醫生,護士,環境人物 △ 急診室急救的燈一直亮著,劉彥跪在地上乞求上天救救母親。 劉彥:「天公伯,拜託你救救我的阿母,就算是用我的生命交換我也願意。」 △ 牆壁上的燈從五點走到了七點,經過幾個小時的急救,急診室的燈終於暗了。醫生從手術房走了出來。 劉彥:「醫生,我的阿母她到底怎麼了?求求你一定要救她。」 △ 劉彥拉著醫生的衣角懇求著他。 醫生:「劉先生,你先別這樣。快起來吧!」 △ 醫生扶起了劉彥,脫下口罩,神情黯淡的對劉彥說著病情。 醫生:「難道你都不知道你母親的腦中有一塊腫瘤嗎?而且已經是末期了,癌細胞已擴散到全身,破壞了全身組織。我們也無能為力了,剩下不多的時間了,你好好陪著她吧!」 劉彥:「怎麼可能?阿母……阿母……」 △ 劉彥發瘋地跪在地上哭喊著。 S:13 時:秋,凌晨,一九五八 景:醫院病房 人物:劉母,劉彥(三十四歲) △ 暗暗的病房中,劉彥看著病床上熟睡的母親,歲月不知什麼時候,在她臉上留下這麼多痕跡。花白的頭髮,輕貼在額頭上,有著說不出的滄桑。 △ 劉彥緊緊地握住母親的雙手,好像稍不注意,母親就會離他而去一樣。他不斷禱告,祈求上天不要讓他的媽媽走,劉彥已經完全了解母親的病情,知道她的病要醫好,機會就像海底撈針一樣渺茫,但他還盼望著有奇蹟出現。 △ 劉彥的腦中不斷的閃過小時候,媽媽所照顧她的點點滴滴。還記得小時候生病,媽媽就會背他到一公里外的診所看病,回家後徹夜不眠的照顧他。 劉母:「彥仔,彥仔…」 劉彥:「阿母,我在這…我在這…。」 △ 劉彥拭去眼角的淚水,緊緊地握著母親的手。 劉彥:「阿母,我在這兒,有沒有覺得好一點,醫生說休息幾天就會好的,妳不要擔心……」 劉母:「你在說謊,唉~我自己的身體,我自己最清楚,這樣也好,我忙祿了大半輩子,看著你健健康康地長大成人,這輩子沒有什麼遺憾,是時候該讓我休息了。」 劉彥:「阿母,你別那樣說。我會找最好的醫生醫好妳的。」 劉母:「傻孩子,不要難過,我不可能陪你一輩子啊,有一天,媽媽總是要走的……。」 △ 劉彥緊緊地抱著母親,不斷地哭喊著。 劉彥:「我不要…我不要…我還沒好好孝順妳啊!」 劉母:「乖,媽知道你孝順,這樣就足夠了……。」 △ 劉母抱著兒子,深深地嘆了口氣。 劉母:「我告訴你,最近幾年,媽看到你工作上跟別人爭的你死我活的,我真的很心疼。人一生也才短短數十載,爭什麼?最後還不是給老天收了回去……唉。像媽,小時後命苦,賣給劉家當媳婦,而你爸卻也早走,但我還是這樣走過來了。有你這麼好的兒子,我還想要求什麼?我已經滿足了。一到生命的盡頭,沒有人能帶走什麼東西,你要想開一點,珍惜身邊所擁有的,就是福氣,知道嗎?」 △ 劉彥靜靜地坐在床邊,看著母親的臉龐。 劉母:「彥仔,我口好渴,幫我到一杯水來。」 劉彥:「好,阿母你等等!!」 △ 劉彥跑去倒水,等到他轉身回來,手中的水杯掉落在地上。 △ 劉彥跪在地上,但這次他沒有哭,只是緊緊握著劉母的手。 劉彥:「阿母,我知道你累了,你安心的走吧!」 △ 鏡頭由劉母安祥的臉龐漸漸移到劉彥臉上的淚水,最後停在剛升出來的太陽上。 劉彥(OS):「阿母就這樣走了,如果人生能重來一次,我願意付出一生的時間來照顧阿母、多陪陪阿母。」 S:14 時:秋,黃昏,一九九八 景:劉家門前 人物:劉彥 △ 夕陽映照著老舊的四合院,殘破的磚瓦不時會掉落碎片。長滿鐵銹的鐵馬倚靠著破舊的紗窗。 △ 劉彥坐在門口前,穿著泛黃的汗衫和一條補了又補的咖啡色長褲,斑白雜亂的頭髮,口中叼著總統牌的香煙。 △ 劉彥已經是七十幾歲的老人了,從他母親去世的那一天,似乎領悟了一些道理,便把財產都捐給了比他更需要的人,也不再爭奪名利。 △ 劉彥坐在搖椅上,哼著心愛的媽媽。 媽媽 想著您我的心會幽幽仔疼 我嘛知影 無我治身邊 您會孤單 喔媽媽 有一日我會返去甲您作伴 陪您唱彼條您尚 愛聽的歌 喔媽媽 喔媽媽我永遠是您的心肝仔子 。 (完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